932.前有绝景(1 / 1)

埃尔德里奇,这已经是蓝恩心中最大的威胁。

潜藏在他身体里的黑暗虽然因为火焰的短暂重燃而被压制,可是在那段不见天日的时间中,压迫感和被侵蚀的感觉一直缠绕着蓝恩的身心。

“放心啦!我和寇克都会帮你的,随叫随到!”

旁边戴着滑稽黄色高帽的家伙,十分自来熟的说着。

刚才经过介绍,蓝恩知道她叫海泽尔,擅长的是魔法。

让蓝恩有些惊讶,或者说不适应的是他还是在这个世界第一次遇见这么自来熟的人。

或者说,第一次遇见这么天真的人。

蓝恩只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这个刚才还在听着寇克讲故事的女孩就完全把他当成了同伴一样。

热情的拉着他一起说话。

在这个残酷而不稳定的世界里,蓝恩并不讨厌这样的性格,但对这种性格的人能否在艰难的状况下好好活下去表示担心。

热情和自来熟,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警戒心不够、容易被蒙蔽。

但是对于海泽尔的热情帮助,蓝恩感觉心情不错。

“当然,我会叫上你的。如果你那会儿没忙别的事。”

“放心,我随时待命!”

海泽尔拍着胸脯保证着。

而在她旁边的寇克,则是沉默片刻后,意味不明的看着蓝恩好一会儿,才僵硬的点点头。

“我也会去帮忙,但是”说着,寇克将头转向了身边的黄色高帽子,“以后别随便替别人做出承诺,海泽尔。会惹祸上身的。”

海泽尔歪了歪头摊摊手,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本来,里奥纳德还把克雷顿留在了这里,但我不建议你去找他。”

寇克虽然盔甲狰狞到一般人连从他身边过都觉得膈应,但是却好像真的想帮蓝恩一把,对他提醒道。

“那人是米勒骑士团的叛徒,流浪骑士。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说他坏话,可这个人确实不值得信任。里奥纳德把他留下纯属是觉得这人好用,放弃了也不心疼而已。”

黄帽子的海泽尔在一边嘀咕着,说什么‘我看这人也挺好的’,‘没什么不对劲啊’之类的话。

但是蓝恩却还记得这個人,当时在面对被幽邃信仰侵蚀的主教群时,克雷顿用他那斧头的斧刃倒勾拉住了一个蛆人的尸体,然后顶在了自己面前。

当时蓝恩就觉得,这家伙如果身边离得更近的是一个活蛆人,那他八成也不会费劲去拽一个离得较远的尸体。

“我会小心的。”

蓝恩对寇克和海泽尔点点头,转身离开。

里奥纳德说‘留下了一些人’,其实也就这三个而已。在这火焰衰颓的末日里,能拉起来一支不到十人的队伍都算是厉害了,不能期待更多。

而在记下了几人的徽记之后,蓝恩也就准备动身前往伊鲁席尔了。

那幽邃圣者真正的故乡,新神都。

临走之前他再次去看望了罗莎莉亚,还有正在接受奇迹治疗的两个神子。

其中葛慈德还是没有变化,她受大书库内贤者们的研究最深入,治疗起来应该也最困难。

而欧塞罗特则好了一些,至少在蓝恩过去看他的时候,他又可以朝着猎魔人伸出小手了。算是有活力。

但是蓝恩有点懵,之前还可以说他身上残留着罗莎莉亚的力量,让这小家伙感到亲切。

现在他自己都沐浴在自己母亲的奇迹光辉里,还跟我伸什么手?

单纯喜欢我?

搞不清楚的蓝恩没有纠结,只是在向不断维持着奇迹来驱散结晶力量的罗莎莉亚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而即使一直维持着力量的释放,跌坐在床榻上的女神也依旧往前欠身,向离开的蓝恩做出回应。

“如果埃尔德里奇真的转移到了伊鲁席尔,那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到了幽邃教堂的门口,里奥纳德像是终于战胜了内心的不自在,重新跟蓝恩建立了交流。

他扶了扶戴在头上的宽檐帽的帽檐,这形象总让蓝恩觉得他应该在亚楠才对。

“如果有机会,请去伊鲁席尔那座城市之后,被搬迁过去的亚诺尔隆德遗迹看看。”

“在那部分遗迹的最高处,应该还保留着一座寝宫,那是罗莎莉亚还没有化名、没有嫁做人妇时的居所。”

“之前因为顾忌洛斯里克与伊鲁席尔两条神族分支的关系,只能将女神屈尊降贵地安置在这里。但现在洛斯里克已经自顾不暇,总在这种地方待着,对女神而言太委屈了。”

“如今的神族宗主、暗月之神葛温德林是女神的幼弟,既然欧斯洛艾斯已经发疯,并且被你杀死,那他没理由把自己的姐姐放在外面不管啊。是这个道理吧?”

身份尊贵的寡妇准备看看老家的豪宅还能不能用。

这是蓝恩对这个请求的理解。

“没问题,听起来就是顺路的事。”

所以蓝恩答应的很轻松,接着就准备骑着麒麟前往伊鲁席尔了。

按照寇克的路线描述,这一路又长又危险。

需要先经过活祭品之路,抵达已经废弃的法兰要塞。

而后从法兰要塞的灵庙进入地下通道。

在很久以前,这路程并不危险。因为作为薪王的遗留要塞,就算是废弃了也被好好照顾着。

只要有洛斯里克发出的手令,那么就能直接通过地下通道横穿山脉,接着进入冷冽谷。

可是在法兰不死队作为薪王传火之后,黄沙之国卡萨斯崛起了。

四处征战且战无不胜的卡萨斯,甚至一度攻陷了曾经的传火之国——多兰古雷格。

这种战绩让国王沃尼尔心怀自满,自命为【霸王】,甚至不再对洛斯里克、伊鲁席尔这种由神族建立的国家抱有敬畏。

接着,野心膨胀的沃尼尔举兵入侵了这片土地,结果被洛斯里克和伊鲁席尔夹在中间,所有军队毁于一旦。

而靠着超绝武力维持下来的巨大王国,也随着武力的消失而崩塌、灭国。

只剩下一群亡灵、骷髅,在那庞大的地下通道中变成了国王的守墓人。

据说在绝望之际,沃尼尔在地下深处领悟到了‘黑暗’的力量,那些守护着他的军队也是因此波及,才失去了人类的形体。

蓝恩听寇克讲述的时候,感觉跟听神话故事似的,云里雾里。

不过至少他清楚了一件事:这条路现在估计很难走。

而他也清楚另一件事:他完全可以不走那条难走的路。

通过庞大且复杂的地下通道到达伊鲁席尔,这主要是为了节省翻越山脉的时间,还有险峻的地形。

但是这些东西对于麒麟来讲,属实没什么意义。

如果蓝恩身体里的黑暗已经刻不容缓到下一秒都可能将他的身心吞噬殆尽,那么麒麟也能接受一路背着蓝恩,从地下通道里冲过去。

可是现在,眼见猎魔人活蹦乱跳,看着好像还能给自己几拳。

于是麒麟就完全不想往地下通道里钻了。

‘沃尼尔在绝望之际领悟了黑暗的力量’.听听!

多吓麒麟啊!

眼看着蓝恩这种人都被这世界的黑暗侵蚀了,麒麟可一点没有迎难而上的挑战精神。

“呼哧!”

硕大的鼻孔喷出热气,麒麟红宝石一般的双眼死死看着蓝恩。

高贵而优雅的骏马身形之下,麒麟的内心戏在蓝恩面前无所遁形。

‘绕路,老大!真能绕路!你信我!翻山根本不是事儿!’

在这匹骏马冷傲挺拔的身形之下,是一个如同大学生般好吃懒做的灵魂。

蓝恩曾经觉得如此侮辱一个自己曾经将要成为的身份有些不妥,但是他又确实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表述来形容这头麒麟了。

不过蓝恩现在的目标正是埃尔德里奇,对于其他敌人的态度也是能不惹就不惹。

于是麒麟的建议被采纳了。

——

“啪嗒!”

新大陆古龙矫健而强大的肉体,经过雷电的刺激强化后更是轻灵的像是一片飘飞的落叶。

常人在平地上走五百米,可能只需要几分钟。但是走山路上升五百米海拔,也许就得走一上午。

而在这片被火焰所维持的世界,山路的险峻程度就更是夸张,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山路,全是未经人工开发的山石。

但这些差别,在一头新大陆古龙的脚下,甚至都没有让麒麟感觉到差别。

它爬这些山,感觉跟在魔法中世纪的平地大路上走没两样。

只一个上午的时间,麒麟就横跨了整条山脉。

当蓝恩和绒布球都坐在它背上给自己缓口气的时候,自神话时代结束后新建立的神都——伊鲁席尔。

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在鲁道斯坐上渴望王座重燃火焰之后,这个世界的时序已经接近正常。

按理说此时应该是下午时分,可是等猎魔人和艾露猫从古龙背上下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副静谧且优雅的夜景。

天上硕大的月亮安静而悠远。鳞次栉比的哥特式尖顶建筑,让天际线变得参差不齐。

最远处的巍峨建筑简直跟高山同等高度,一层不知道原理,但按常理绝不该出现在此处的极光,笼罩在城市上空。

如同午夜时分轻风吹起的,映着月光的白色纱帘,飘忽而柔和。

(本章完)

最新小说: 燃烧军团浮生记 无限敏捷之赠品的崛起 全民种族模拟:开局成为蚁后 乾坤世界有乾坤 重生归来的我,创造游戏世界 我!被PDD卖掉的世界冠军上单 领主:兵种上古神魔,就问怎么输 wargame之新的传奇 种田领主,我的技能无限进化 我的传奇币可提现